君子如喻

黄少天人物分析
最近又开始磨少天的皮了,发现现在“黄恐”很多。很多喻文州不吃喻黄的原因都是圈中的黄少天太可怕了,动不动就用一堆没养的话刷屏。
的确,少天给人的印象大多都是刷垃圾话和可爱,如果只靠刷垃圾话和话唠来表现少天的形象,我想是十分崩的。黄少天身为蓝雨的王牌,绝不会像大众所认识的那样脾气一点就着,沉不住气,弱势。黄少天被称为“机会主义者”,也定不会是什么战术白痴。只不过在喻文州,这个联盟有名的战术大师,四大心脏身边,少天的那些针对于自己的战术,会放到蓝雨整个大局的战术中。可是喻文州再神,把握机会的那个点也需要实践者自己去拿捏。机会的把握需要的是等待,是耐心的等待到最合适的时机。至于等待着致命一击到来的过程中,是容不得急躁和不耐烦的。所以少天绝对不会有被叶修等人一撩就急的脾气,沉稳和睿智才是机会主义者必不可少的品质。对于少天很容易和叶神嘴的事,狮子座只有在认可一个人时才会放开自己,并且很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具备的能力质疑,并且有一颗好战的心和战胜欲。
至于聒噪,我想刷垃圾话与聒噪并不是对等的,垃圾话只是扰乱敌人思维和遮蔽敌人视角的方法。虫爹也说过,平时少天也并没有那么吵。至于少天话在多不再精的说法,任何一个人物的表达都不可能是没有目的的,黄少天作为一个狮子座,活泼,话多的特征并不奇怪。
至于可爱,少天在我眼中的确是最可爱的。但可爱并不等于弱势缺心眼,傻白甜。从训练营开始,少天就一直表现出十分强势的一面,喻黄的相处模式应该是强强,而不是一对零。少天绝不会示弱于人,更不会像大姑娘一样。狮子座天生骄傲,但对强者却有莫名的爱慕,所以喻黄之间的情感变化,从轻视到依赖,应该是少天从喻文州身上发现有自己所欠缺的能力,从欣赏到爱慕的。讲义气。在叶修已退役,可以说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他已经是圈外人的情况下,他还能在叶修邀请他来刷副本时在比赛后的夜里只身前往。
还有就是心机,或许这个词用到少天的身上不是那么的合适,但我想表达的是少天绝对不是傻白甜。其实少天双商不低,绝对不会进了叶修或喻文州话语中随意设的套就出不来,然后被众人耻笑,狮子座的自尊心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少天不傻,他可以看破一切,只不过是看透不说破。在职业圈这个可以用贵圈真乱来形容的地方,这只不过是最基本的技能。这从叶修退役时少天的表现就可以看出。
再然后是善良。少天是善良的,他不会去为了利益或者名声,地位等来做些什么他认为不对的事情,同时他也认为或者说希望身边认定的人也不会因为这些东西而做出什么事情来,遇事也不会往这种方面想。于是在狂剑士于锋离开时他气恼,但却并没有想到同为剑客并被称为剑圣的自己对于锋发展的压制。他的心中只有蓝雨,那个一开始自己选择的地方和与大家一起度过的酸甜旧事。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并无针对。我十分喜欢黄少天,也许因为他和我很像,或许说他更像我理想的样子,那么美好,那么锋芒毕露。
这里季繆浛,想扩个列。一起认真的磨皮。

上皮拜年

上皮拜年
黑瞎子
慵懒地靠在德国牛蛙沙发上,指尖夹的烟已快燃尽,中指把烟灰弹去。起身拿起摆在桌上的德国黑啤,喝下一口,啤酒沫泯了一嘴,舌尖舔过唇瓣把沫含到口中一起品味。电视里微弱的光照亮了一席的黑暗客厅。电视放着两个对唱的男人,门外的爆竹声又再次鼎沸。手腕轻要晃着手里还有沫的德国黑啤,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这种日子还是得伴着爆竹声,』墨镜后微眯眼睛,冲着电视里还在唱着的两个男人伸出酒杯『新年快乐。』说吧,收回酒杯,一饮而尽。放在手边的手机拨出了置顶的号码……
解雨臣
堂口里的伙计都已回家,本宅里的用人也几尽放假回家。偌大的解宅也只剩下一人,平日的喧哗已无。拿起放在身旁案上的碧螺春轻泯一口。合上手上的刚看完的文件,叠到桌上。手架到案上支着头,食指摩挲着皱起的眉头。随手打开电视,是两个男人在对唱。宅子里总算有了音。按亮手机打开俄罗斯方块随意的玩着。长条的方块慢慢落下,眼看就要通关。手机屏幕忽然换了颜色,一个未备注的号码打了进来。窗外爆竿声炸开,老北京的除夕爆竿是必不可少的。手机里传出的声音被遮住。眉头已散开,嘴角不觉勾起『新年快乐。』电视里两个男人下了台,换上了小品。
张起灵
抱着双臂靠在小公寓客厅的沙发上。面前的桌上已摆上了四五个装着鸡鸭鱼肉的盘子。盯着电视上唱歌的两个男人,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字幕。杭州的春节温度不低,厨房里传来一阵阵的热气。不大的公寓被橙色的灯光氤氲的很是温暖。渐渐的已习惯了这一年多的平静。公寓的隔音效果不错,外面的鞭炮声显得很小。拿起摆好的剑南春喝一口。白色的光突然亮起,厨房的门被人打了开来。人把最后一道虾油鸡也端了上来。看着人被包裹再灯光里的身影心里很是踏实。『新年快乐』轻勾了下嘴角。
吴邪
凉风从厨房开始的窗户里阵阵吹过,伴着炮仗炸过后的火药味。油烟吹的在十几度的天气里也已满头大汗,放下右手里的叉子抹去额角快流进眼睛里的汗。身旁的胖子硕大的身体一晃一晃地切着板子上的酱牛肉。听着刀和砧板不停发出咔咔咔的声音,伴着窗外的炮仗声,客厅里春晚的声音,心中十分放松。掀开锅盖,最后一道虾油鸡也要上桌了。胖子早已端着他的酱牛肉做到了客厅喝着剑南春,看着春晚。打开厨房门身体马上被温暖的橙色包裹住,端着盘子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人少见的微笑,不觉愣了几秒,还好物是人还在。回个神来,马上回给人一个笑脸『新年快乐』